家居装修

天下布武录第二百八十一章海妖营养

2021-01-15 03:21:06 来源: 杭州家居网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八十一章 海妖

吴锋与梅映雪时分时合,通过游斗,与镜像吴锋激战。

在实力增长数倍的镜像吴锋攻杀之下,两人都显得应接不暇。

但两人分开,向不同方向遁去的时候,镜像便显会因为无法判断先追哪个而发生短暂的犹疑,令吴锋和梅映雪得到喘息的时间。

梅映雪的镜像如同水银一样流动着,渐渐成形。

吴锋也曾抽空用暗器击射那个人形,结果暗器直接崩碎,化为齑粉。

镜像在复活的过程中,无法遭受任何伤害。

吴锋和梅映雪苦苦支撑,这过程中又都受伤数处,才撑到镜像吴锋的战力渐渐降下来,不复初时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势。

两大镜像,再次攻杀而来,此起彼伏,永无停息。

两人如今处于幻觉的世界中,镜像既不会有痛觉,也不会感到疲倦。但如果被镜像杀死,却是真真实实的将堕入无尽的死亡之渊。

吴锋与梅映雪的配合在不断进步,默契程度越来越高。但他们的体力却在不断地损失着,脸色变得愈加苍白。

梅映雪又被一剑划过,丝袖被割破,臂膀上留下一道血痕。

但她从头到尾,一直没有哼过半声。这冰冷的少女,有着格∫∴,..外的坚强。

“还能坚持否?”吴锋问道。

“没问题,我们快过关了。”梅映雪淡淡作答。

不知为何,她此时竟有奇异的信心。

在危局下,两人丝毫不像竞争者,却犹如生死与共的多年战友,在短时间内就建立起了奇异的默契。

镜像再次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攻伐而至。

镜像梅映雪长刀怒斫,光华如滚浪泼雪。劲力一重接着一重,连绵不断。

镜像吴锋剑如走电,剑鸣不休,十荡十决剑法裹挟着北京首都鄂尔多斯无尽的刚勇之气,所当无前。

两个镜像都已发现,梅映雪伤势比起吴锋要重。面色更加苍白,体力也更加不济。

他们刀剑齐出,虽不能合璧,但镜像实力高于真人,同时攻击,也有着十分可怕的威势。

梅映雪横刀斜撩,刀光流转如柳絮纷飞,以柔劲迎向自己的镜像。

然而她的动作显得很是疲软无力,似乎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吴锋骤然一惊。转头看着她,只见面白如纸,唇边diǎndiǎn血痕犹如梅花,有一种凄艳的美。微翘的嘴角,于清冷中带着一丝内敛的倔强。

他信任对方的能力,但仍然要做出全力援救的架势。吴锋怒剑横空,如同疾风骤雨击打屋檐一般,剑华飘洒。纷纷而至。

镜像吴锋的攻势登时被牵制,攻势变缓。但梅映雪仍然面临着两大镜像的夹击。

当刀剑都已临身,梅映雪的眼神却变得越发清亮。

她看似迟缓的身形,陡然加快,左手暴起,凌空虚抓,竟是将镜像吴锋的剑锋都抓入掌中。

真气汹涌。令五指光华大放。

剑锋入肉,却被真气充塞的骨骼所挡,发出涩牙的钝响,鲜血缓缓流淌而出,将赤红的剑锋涂抹成血红。

而镜像梅映雪的长刀则是刷地一声。刺入了梅映雪本人的胸口,却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所阻,竟是不得寸进。

吴锋瞧她表情,竟依然是如同冰雪一般。既不因为痛苦而面容扭曲,亦不是由于战斗的刺激而眼中露出狂热的神情。

狂战状态的人,可以遗忘痛觉。吴锋当初与狼盗作战,便曾经依靠自己的肋骨夹住狼爪,当时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事后才剧痛钻心。

但梅映雪身为一女子,却神色不变地用出了一模一样的招数。她的瞳光清澈如冰,没有丝毫的热烈。

要么她没有痛觉,要么她的心智实在强得骇人。

梅映雪的目光骤然一亮,恍若深雪反射着冬后面他们的尖叫弥漫在空气中日里的阳光,向吴锋投射而来。

吴锋会意,眼中射出火焰一般的精芒,剑锋好似长虹惊天,连环七剑,气势如渊,锋芒如虹。

镜像吴锋的剑尖被梅映雪以巨大的爆发力生生捏住,虽然削肉入骨,却进不得半分,镜像梅映雪的长刀则被梅映雪本人用肋骨夹住,更是暗生吸力,阻滞对方的动作。

吴锋的长剑连环不绝,一荡而过,两个镜像次第粉碎,化为无尽的光雨,流散在天地间。

梅映雪吞服了一颗大还丹,治疗伤势,恢复体力。

天空中的七彩光带陡然黯淡了,黑暗吞噬了这片天地,半梦半醒的感觉再次袭上了吴锋和梅映雪。

场景变换,证明镜像确实真正被消灭,两人通过了第一关的考验。

一声隆隆的雷霆划破了长空,电蛇在乌云中奔走,蜿蜒曲折。

脚下摇晃颤抖,耳边汹涌着海水的呼啸声。

吴锋定睛看时,一张巨大的风帆正被烈风张满,他们的脚底是厚厚的柚木板。下方,但丛某来无影去无踪有惊涛骇浪呼啸着,拍打着错乱的礁石。

“原来这就是大海。”梅映雪道。此刻,她已经浑身是血,説话却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梅映雪将手指稍稍包扎了一下,而后转过身背对着吴锋,扯下了自己完全被鲜血染红的外袍,往伤口上贴了一块膏药之后,便又自空间袋中取出一件素白色的大氅披好。

染血的外套,被她信手扔进了茫茫海涛当中,顷刻不见踪迹。

“我也没见过。”吴锋负手迎风,长风吹得他的发丝纷乱飞舞:“纵然是幻境,也能一饱眼福了。”

他心下却在暗暗寻思揣度。

梅映雪方才与镜像作战时,自身所承受的伤害远比吴锋要大。她让自己成为诱饵,使吴锋能解决掉那两个镜像。然而那样重的伤势,纵然有大还丹,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恢复。

这样的话,她和吴锋争夺七彩钟乳之时,胜算就微乎其微了。难道她是真的天性淡泊?然而淡泊之人,为什么又要来争夺五峰之主?毕竟五峰并不是极大的势力,这少女却来历神秘,恐怕身份不凡。

也许她真是舍己为人的天性,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罢?吴锋又想道。

这座奇怪的巨大帆船,看不到船舱的入口,甲板上只有高大的桅杆和上头的风帆,也无人掌舵,却自然而然地前行,避过海中漫漫的礁石,就好似一只幽灵船一般。

吴锋和梅映雪立在甲板上,瞧着暗黑色的海水咆哮翻涌,映着同样暗黑色的漫天乌云。只有偶尔划过天空的霹雳,能给这片天地以微微的亮光。

然而这既然是幻象的世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在其中要做的,就是探索并遵循这世界的规则。

入耳满满的除了风声,便是沧海的呼啸,海水不时狂舞着扑上甲板,水花纷溅,有时沾湿两人的衣角。风中充满了海洋的咸湿气息。

这广袤无垠却又沉郁阴诡到了极diǎn的海洋,实在令人心头涌起极为复杂的情绪。

但在风声和水声之中,忽然有第三个声音响起,起始时极为轻柔,却令人浑身舒畅。吴锋感到之前与镜像激战留下的疲惫和伤痛,渐渐消褪无踪。

那声音优雅婉转,逐渐清晰起来,令吴锋心魂都为之飘扬,再听不见风声浪声,甚至天空中的霹雳音响。

这优美至极的歌吟,如同醇酒幽梦,令人魂魄皆醉。

吴锋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一步步向前走去,将身躯向船舷移动,试图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一些。

吴锋的视野边缘处,掠过一道身影。有人的头,却长着鸟的翅膀和身躯,隐约可见其容貌娇艳。

他却是猛然打了个激灵。

与此同时,梅映雪也发出了平静的声音:“是海妖。”

被梅映雪这样一説,吴锋立刻认出了这在乌云下方飞舞的怪物。

他曾经在图鉴上看到过这种生物。

这是生活在西极大洋中的海妖,被西极的白肤人称为塞壬。它们善于唱歌,将水手引诱得对船只失去控制,触礁以至船毁人亡,或是直接将水手引得跳入海中,成为它们的食物。

不过,到了现今,这玩意应该和鲛人一样已经可以视作灭绝了。

如果按照上古传説的话,武祖的神朝,是囊括了整片大陆,包括现今被白肤人占据的西极和西漠。六千年前,来自异界的白肤人侵占了大陆西部的大片土地,才形成独特的西方文明。

在西方仍旧有百分之十的黄肤人口,似乎可以作为证据。

加上西漠盛产纯度极高的灵晶,使得中土和西方有着不可切断的经济联系。在中土有见识的人物,都会令自己的子女对于西方有一定了解。

吴锋diǎn了diǎn头,潜运心法,抵御海妖的诱惑。

他摸出两个棉球,试图封住耳朵。这是西方神话中对抗海妖的办法。

但是没有任何效果,歌声依然无孔不入地钻入他的脑海当中。

“这幻境当中还真是什么都有。”吴锋説道。

“海水很危险。”梅映雪红唇轻启,吐出五个字。

下面我们初步看到拆下来HTC 8S主板芯片与屏幕面板的背面

吴锋diǎn了diǎn头,海妖的目的,就是将他们引诱到海中,这海水漆黑如墨,充满了诡谲的气息,如果堕入其中,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致命的凶险。未完待续……

中卫去哪里看白癜风
宜昌白癜风专科医院
海口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