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装修

猎国第五百七十五章这话你信么搭配

2020-06-02 10:52:58 来源: 杭州家居网

猎国 第五百七十五章 【这话你信么?】

这话只是脱口而出,随后胖子就意识到自己是气糊涂了。

谁干的?

还能是谁干的!

除了那个混蛋土鳖小子,还能是谁?!艹!

鲁尔自然不会忘记,自己曾经悄悄的想潜入皇宫里刺杀黛芬尼,结果被土鳖阻止的事情——当时他就知道,那个土鳖肯定和皇后有歼情,哼哼!

胖子恨不能仰天悲鸣……一来么,是哀叹自己的命运不济,这么重大的秘密,自己却被卷了进来——这种牵扯到皇室的巨大丑闻,杀伤力是何等惊人?

皇后殿下,你倒是真看得起我这个胖子。我这小小的肩膀,哪里能扛得起如此重的担子?

二来么,自然是心中恶毒的痛骂某个无耻之极的土鳖小子了!

妈的,这个小王八蛋啊,自己做的孽,好大的狗胆啊!

你勾引皇后也就算了——偷吃这种事情,你吃就吃了,好歹把嘴巴擦干净啊!!谁也不会说你什么。反正皇后和皇帝也没有夫妻之实,贵族阶层里,弄出点暧昧的露水情缘也都是寻常,一些身份高贵的大贵族,有几个暗中的暧昧情人都是寻常事罢了。

可问题是,你他妈的弄出人命来,这就是找死了!!

谁都知道任何事情一旦牵扯到血统,那便是很难作假了,更何况是皇室。

皇帝是个喜欢男风的兔子,这一点整个燕京的贵族圈子都知道。眼下皇后忽然弄出一个怀孕的消息,这不是明摆着给皇帝陛下戴上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嘛?

皇帝不碰女色,人人都心中有数,现在你就算想谎称这个孩子是皇帝本人的,也没可能嘛。

混蛋啊混蛋!你个混蛋土鳖小子啊!

你明明知道米纳斯家族和皇室之间的关系有多微妙!你明明知道这位皇后的身份有多重要!居然还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你做出这种事情来也就算了——为什么却要老子来帮你擦屁股啊!!

鲁尔心中欲哭无泪。

黛芬尼却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胖子将军,看着鲁尔的眼神变化,看着鲁尔的表情变化,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低声道:“鲁尔,你肯帮我么?”

“我可以说不么?”鲁尔带着哭腔,他摊开手来:“这么重要的秘密,您不找别人,却把我找来。你都告诉了我,我还能置身事外么。我就是想不帮也不行啊。”

黛芬尼眼睛里露出几分歉意:“抱歉,鲁尔叔叔。我……”

“殿下。”鲁尔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叔叔这种称呼,还是请您务必收回吧!”

“……”黛芬尼用复杂的眼神望着胖子,低声道:“他……他和我说过,在燕京里若是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找你。所以……”

“果然是那个小子么。”鲁尔一幅咬牙切齿的样子,眼神又忍不住瞄了瞄眼前这位美艳的帝国皇后,看了一眼对方隆起的小腹,心中略一计算,就忍不住恼道:“那个小王八蛋。”

黛芬尼却眼睛一红,垂泪道:“眼下他不在燕京,我孤身一人在这里,父兄也都远在南方,我……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办,放眼四顾,也只有您一人可以托付,我……”

“哎,殿下,这事情咱们得好好的计议计议了。”鲁尔叹了口气:“第一,得先确保你的安全!”

皇帝连小戴维都敢刺杀,摆明了就是和米纳斯家族翻脸。

幸好阿德里克派了中央军来保护皇后的安危。

可问题是,如果皇帝知道了自己被戴了绿帽子,那么试问——谁能忍受这种耻辱?就算皇帝加西亚那个小子是个兔子,可他身为皇帝,被弄出这种丑闻,那绝对是要杀皇后而后快的。

到那个时候,阿德里克恐怕都没有理由阻拦。

这种丑闻一旦曝光,皇帝绝对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来处置皇后,阿德里克身为人臣,是怎么也没道理去阻拦的了。

“这事情能隐瞒一时,长久隐瞒下去,却是不可能的。”鲁尔思索了片刻之后,很快就做出了判断,看了一眼黛芬尼:“殿下,虽然有中央军守护在外,但是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是的,我最近深居简出,除了我心腹的两三个家族嫡系之人,都不见旁人……时间一长,已经有人怀疑了。”黛芬尼皱眉道:“虽然留下的人,我都一一清理过,可难保其中有没有皇族的钉子。甚至……”

“甚至就算是把守在外面的中央军,都未必就没有皇室的沙子。”鲁尔淡淡一笑,说出了黛芬尼最担忧的事情,随即他脸色肃然:“所以,时间一长,这消息必然无法保密,尤其是……一旦您临盆,别院之中的多了一个孩子出来,婴儿的用度所需,每曰的供应,总有蛛丝马迹可查询的。我看,这事情就得早做准备才好。”

胖子思索良久,叹了口气,对着黛芬尼正色道:“这事情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总得让我回去仔细想想诸多利害关系,细细思量打算一番。”

顿了顿,鲁尔低声道:“我今晚就会先把我身边的嫡系亲卫老人调几个过来安插到外面的守卫中央军里,先把这守卫的首领军官职务接管了来——您放心,我派来之人都是罗德里亚骑兵的老底子,说起来,在感情上也是倾向于……那个小子的。”

黛芬尼红着眼睛:“我……我担心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他……”

“机会是一定有的。”

既然连这种杀头大罪的事情都被卷进来了,胖子干脆也就抛开了一切的顾虑,他直接跑到了门口,侧耳听了听,确定了外面没有动静,才转身走回来,先是扶着黛芬尼坐了回去,然后他也坐在了黛芬尼的对面,正色道:“殿下,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么有些话,我也就不妨对你说明了吧。”

他指着黛芬尼的肚子,道:“我第一个想到的法子,是想办法编一个你暴病而亡的消息,然后悄悄的把你送出燕京,送到北方去…烟台港集装箱检验检疫监管系统的运行…不过眼下的情况特殊,且不说这法子可行与否,只说这局势,若是一旦放出你死去的消息,只怕令尊就要在南方起兵了。这话……想必您也明白。”

黛芬尼脸色苍白,不过也点了点头。

“嗯,你肚子里的孩子既然是那个小子的,那么……这个孩子的身份就有些特殊了。”

“怎么?”黛芬尼问道。

“很简单,因为这个孩子的父亲。”鲁尔苦笑道:“拜占庭帝国气数已尽,这一点就连瞎子都看的出来,现在大家都只是等着看这个帝国如何才能体面的结束——当然了,阿德里克那个家伙还抱着痴心,加西亚陛下自然也不肯撒手。不过大局如此,也就不必说了,不过若要说到未来的话——倒是那个土鳖小子最有机会登顶!他现在地盘最大人马最多,有钱有势有名望,说一句大不敬的话,十年之内,他甚至都有可能戴上皇冠!这孩子既然是他的血脉,那么就要郑重处置了。”

“……我……”

“你是米纳斯家族的女儿。”鲁尔笑道:“令尊大人的野心抱负,路人皆知。若是要争争这天下的话,将来令尊大人和这孩子的父亲就必有一战。说实话,我是很看好那个小子的。而令尊大人若是知道了您怀孕的事情,说不定这局面倒反而好办了。”

胖子说到这里,随即就摇头道:“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倒是不忙说这个。眼下先保证你的安全,消息暂时瞒住,我想好了全盘的计划,再来觐见殿下吧。”

说着,鲁尔站了起来,行礼告辞,黛芬尼似乎还有些忧虑,看着鲁尔离去,她忍不住低声道:“你……可有他的消息么?”

鲁尔回头看着黛芬尼,笑了笑:“现在是没有的,不过……我会想法子把这事情的消息透露出去给他知道的。以我对他姓子的了解,这家伙知道之后,必定狂喜——嗯,这说不定倒也是好事一件,说不准也能帮他下定最后的决心呢。”

鲁尔随即就真的告辞出来。

一路走出别院,胖子都觉得自己心中诸多念头闪来闪去,一时间头疼不止。

离开了这座别院,他上了马带着随从离开,心中就开始盘算。

别人不知道,可鲁尔却是知道的,燕京的那个加洛斯商团,和夏亚的北方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消息倒是可以利用这个渠道传过去。

鲁尔越想越觉得,这事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为这混乱的局势增加了不少变数,也增加了不少可行的选择呢。

“还得想办法让那个叫达克斯的家伙知道。那个家伙虽然狡猾腹黑,不过倒是真心为着他的主子着想。这消息一旦传过去,那个家伙必定会有反应,到时候么,这其中大有可以艹作的空间呢。”

“只是不更多百奥谷seo 讨论知道,米纳斯公爵若是知道了自己女儿被夏亚那个小子搞大了肚子,会是何等的表情呢。”

“若是能借用这事情,让北方军和米纳斯公爵一系联合起来,倒是一件好事情。只是……哎,这只怕就要委屈艾德琳那个可怜的孩子了。”

若是皇后能生下一个儿子来,那么夏亚再将这孩子立为继承人的话……一个综合了米纳斯家族和夏亚两人血统的孩子,那么就完全可以代表两个势力未来的利益了!

到时候……还打什么打啊!大家干脆直接坐下来摆酒庆贺好了!

只要把皇帝直接一废,夏亚就可以直接宣布加冕上位了。然后再立下这孩子为皇储……未来的皇帝。

米纳斯家族拼天下是为什么,老公爵都半截子入土了,自然不是为了他自己想当什么皇帝,所求的不就是米纳斯家族能上位呢?未来的皇燕京是米纳斯家族的一半血统了,还打个什么劲?老公爵岂有不笑纳的道理?

那未出生的孩子是米纳斯公爵的孙子,将来这孩子上位,米纳斯公爵岂会不肯?

鲁尔越想越觉得这事情大有可能,不免就坐在马背上纵声大笑起来。

“混蛋小子,你干的好事啊!”

……鲁尔随即去见了阿德里克,只是在见阿德里克之前,胖子就已经考虑好了,皇后怀孕的事情,他没有告诉阿德里克——他太清楚这个家伙的死心眼的姓子了。

天知道阿德里克会做出什么来。

而且……鲁尔心中所盘算的那个计划,也肯定是和阿德里克的理念相悖的。

阿德里克心中念念不忘的,还是如何挽救这个帝国——即便对皇室再如何失望,阿德里克还是一心想做一个力挽狂澜的名臣,而不是权臣。

“还是先瞒着他吧。”

鲁尔打定了主意,在见阿德里克的时候自然就只字不提。不过却说他担心加西亚皇帝会乱来,胖子主动提出接管皇室别院的守卫。

阿德里克倒是也没怀疑,眼下局势恶劣,皇后的安危实在是一件大事,眼下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可能拨动南方米纳斯公爵心中那根脆弱的心弦。

胖子既然主动接管这事情,阿德里克自然没有不允许的道理。

随即胖子干脆就当晚卷了自己的铺盖,带着一些心腹老兵跑去了皇室别院,接管了这位守卫之后,干脆就住在了外面的军营里。

白天的时候,胖子还抽空跑去了城中的加洛斯商会,通过一些暗示,向对方放出了消息:有重要事情想请对方派个分量够重的人来谈谈。

鲁尔心中猜测,派来和自己谈的人,多半就是达克斯那个家伙。

果然,不过数曰之后,鲁尔就等到了回信,随即在这天晚上,鲁尔在码头港口区的一个破旧的酒馆里,见到了达克斯。

码头港口区一直还被兰蒂斯人控制,所以这酒馆里晚上坐满了兰蒂斯船队的水手和水兵。

鲁尔在专人的带路之下来到了酒馆的二楼,在一个小房间里见到了达克斯。

“鲁尔将军,南方一别,也没多少曰子,想不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您,实在是让人欣喜啊。”

达克斯手里举着一杯酒,对着走进房门的鲁尔遥遥示意。

胖子故意绷着脸,大步走到了达克斯的不知道特别在那里。 孕妇米 真的能补充孕妇所需的大部分营养吗?真的可以代替保健品?请教了省妇幼保健院的营养专家。专家表示面前,看着这个北方军系统里的头号情报头子,然后一字一字道:“欣喜个屁!达克斯,老子放出消息说要见你,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要先知道你这个家伙的胆子够不够大!这事情,可是一桩天大的富贵,若是做好了,你的老板说不定就能加速上位,几年之内,皇宫里的那个位置弄到他屁股底下,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话说完,达克斯脸上闪过一丝惊奇,不过毕竟是北方军的情报系统的一等一的精英,达克斯只是淡淡一笑:“将军,我的胆子但是不小……只不过若是你说的这件事情代价太大,我们北方军也未必感兴趣。至于我老板上位不上位——你我都是明白人,凭我北方军的实力,就算是花点力气真刀真枪的打下来,打一场统一战争,也不过就是多浪费几年时间罢了。慢慢来,一步一个脚印,那个位置迟早就是我老板的,我们着急个什么。”

鲁尔愣了愣,随即哈哈一笑,指着达克斯道:“好个狡猾的东西!不愧是一手策划了燕京行刺案的黑手!”

“过奖。”达克斯微微一笑。

不过随即胖子就恶意一笑:“我保证这桩买卖说出来,你一定不会拒绝。”

“那也要先说说看才好。”达克斯笑的很轻松。

胖子随即走了过去,嘴巴凑到了达克斯的耳朵边,低声说了一句。

这一句之后,达克斯顿时就脸色剧变,手里的酒杯顿时就洒了,失魂落魄的抬起头来看着胖子,惊呼道:“你……你说的当真?!”

“这可是杀头的大事,老子敢拿这个骗你么。”鲁尔板着脸。

达克斯深深吸了口气,眼睛里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光芒来:“我的那位老板,果然不是凡人啊!我们这些人成天殚精竭虑的为如何破这僵局而苦思……老板却居然做出这件事情来,他妈的!早知道有这等事情,老子好多计划就不用搞的这么费劲了!!”

说着,达克斯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然后随机收敛笑声:“那个孩子……预产时间可能算准了?”

鲁尔翻了个白眼:“皇后的居所防卫虽然是我掌控的,但是在燕京里不知道多少眼睛盯着,我又不敢找医生过去诊断,幸好皇后身边自然有心腹的年长女侍,懂得一些这方面事情,但是时间也不能太过确定。”

“也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可不能现在就泄露了。”达克斯点头:“你的谨慎是正确的,鲁尔将军。”

随即两人在这密室之中商谈了良久,胖子也干脆就把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

达克斯听完之后,思索了片刻,就笑道:“倒是个好的路子。米纳斯公爵是聪明人,反正他起兵,终究也不是为了他自己本人当皇帝。将来若是这孩子能被立为继承人的话……米纳斯公爵自己不当皇帝,他的孙子将来当皇帝也是一样的。两家果然不用刀兵相见,倒是不妨可以联手一扫天下!”

顿了顿,这个狡猾的家伙却忽然眼睛一亮:“我倒还有一个想法,这事情既然要做,就不妨做好!”

鲁尔看着达克斯:“你还有什么想法?”

“这孩子的身份,也大有文章可做呢。”达克斯嘻嘻一笑。

他看着胖子,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道:“你说……有没有可能,让加西亚那个兔子皇帝,捏着鼻子认下这个孩子?”

“什嘛?!”

鲁尔惊呆了。

……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喜当爹的某个土鳖,此刻还在和索尔汉尼根一同无所事事的游历在拜占庭帝国内。

两人从混乱之领出来后便一路往西而行,一路所过,虽然眼下帝国四分五裂,不少地方还在打仗,一些军阀之间也颇有龃龉,刀兵相见的不在少数。

但是两人是何等本事,这些兵祸自然不会对两人有任何影响,倒是遇到乱兵劫掠,夏亚出手反而抢了些马匹来,两人这才摆脱了步行之苦。

索尔汉尼根丝毫不在意要去哪里——对于这位强者来说,他目前最大的目标已经达成。人生之中剩下的远期目标便是继续追求变强之路。

就这么胡乱在大陆上游历,就当是通过游历来增长阅历寻求一些境界上的感悟也好。

至于夏亚……土鳖心中自然想着自己的诡计,只是他隐瞒的甚好,一路上也不停的向索尔汉尼根请教心中对修炼上的各种疑难问题,所得颇丰。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渐渐的确定了索尔汉尼根的实力境界。

虽然在自己看来是高山仰止。

不过,按照索尔汉尼根自己说的,他已经是大元之上,那便是成了所谓的神一般的境界。

神一般的境界……自己是万万打不过的。

可幸好,老子还有一张没用过的王牌啊。

……终于,在这一曰,两人已经进入了拜占庭帝国的北方疆域。两人从混乱之领入境,一路往西北而行,远远的绕过了燕京奥斯吉利亚,也绕过了北方的诸多豪强。悄悄的走过了贝斯塔军区,悄悄的一路往北,然后进入了夏亚的北方军占领区域。

可夏亚依然没有惊动地方,而是和索尔汉尼根两人隐藏身份,继续一路往北——经过新城,经过了莫尔郡丹泽尔城的时候,都没有惊动任何人。

直到两人一路来到了野火原上的野火镇,索尔汉尼根才终于对夏亚开了口。

“你一路上都是故意引着我往北……难道你是想把我骗回奥丁去么?”

夏亚听了,打了个哈哈,道:“我去奥丁做什么。反正你又没有别的事情,就当时陪着我一起游历大陆罢了。我养父老酒鬼说过,读书不如行万里路。闭门修炼十年,都不如行走江湖一年,有些感悟往往会在瞬间找上你呢。”

索尔明知道这个小子是在胡说八道,不过他毕竟也是不在乎的,一笑了之。

两人没有进入野火镇,直接就从镇口路过一路继续往北,然后进入了野火原的红色旷野!

看着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红土,夏亚心中不免就有第二种中国经济呈U型走势些感慨起来。

两个人类进入红色旷野,不免就惊动了一些当地的土著强盗。

野火原的红色旷野之上,那些流浪的地精们很快就瞄上了这两个单独行走的人类。

虽然开始的时候还不敢直接上去拦截,但是晚上的时候,两人宿营,坐在火堆前,就总能听见远处传来那些地精们“欧克欧克”的叫嚷声。

索尔汉尼根终于再次开口:“现在,可以说出你的打算了吧?你把我骗到了红色旷野,难不成就是带我来看这些地精的么?”

夏亚微微一笑,看着神皇:“如果我说……我真的就是带你来见一个地精——这话你信么?”

(未完待续)

〖三七中文.〗汉语拼音“三七中文”简单好记

通心络治疗颈动脉斑块
济宁妇科医院地址
泉州男科医院地址
大同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崇左治疗白癜风医院
淮安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