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天下布武录第二百九十八章惊梦营养

2021-01-15 03:18:27 来源: 杭州家居网

天下布武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惊梦

夜已深。∈♀,

流泉轻淌,水声淙淙。一对夜鸟在廊檐下的巢中交颈。

吴锋坐在床上,审视着粗糙的羊皮地图,思忖着这一战的具体布置。

兹事体大,如果败了,他纵然能保住性命,这霸业的第一步也会化作梦幻泡影。

因此,只能胜,不能败!

“小师弟。”

正当吴锋沉思之际,一个绵软柔腻的声音,响在吴锋的耳边,却又带着三分银铃般的清脆。

吴锋顷刻间为之凝固。

悠悠逝水难回,前尘如风而杳。但当记忆的闸门放开,时间的距离,顷刻间化作一片虚无。

“绮舞姐?”

吴锋轻愕,带着小心翼翼的口吻,转过身去。

他忘了这三年多的成长,忘了横亘在此间的岁月,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不通**的懵懂少年。

依然是蓝色的衣裳衬着小麦色的光润肌肤,依然是那芬芳甜腻如同蜜糖的气息,如同一朵黑玫瑰在炎夏中盛放,热烈而纯粹。

吴锋的手颤抖着,神思开始恍惚。

“看什么看,没见过么?”梦绮舞娇嗔道。

吴锋想要挤出一丝笑容,笑眼却不由含泪。

“要出征了?”梦绮舞问道。

“是。”吴锋语气也好似凝固。

“有胜算么?”梦绮舞嫣然一笑,带着一股挑弄的味道。

“敌众我寡,人心不齐。”吴锋却是也笑了起来:“不过我可不会败。”

“真的这么有把握?”梦绮舞话音悠然。

“只有活下去,才能真正见到你。”吴锋猛然揽她入怀。

手掌已经变得极为稳定。<可以破格引进。/p>

话语也是。

“那么……”梦绮舞眼神迷离,伸出手,用指甲轻轻刮弄吴锋清润的面庞,微痒:“你想做什么呢?”

“要你。”吴锋断然道:“你是我的女人。”

话音未落。梦绮舞已经将芳唇猛然贴近,带着丝丝甜腻的香气,直入肺腑。

双唇热烈地挤压着,烧烫的感觉,令吴锋通体皆趐。

他将手掌绕到梦绮舞臀上,发力搓揉着。丰实的肉感直透掌心,快意撩动肺腑。

梦绮舞羞得娇躯颤抖,却将红唇与他贴得更加紧凑。

当舌条想要侵入吴锋的牙关时,他没有阻拦,而是反过来撬开梦绮舞的口唇,令两人的舌条缠绕在一起。

那种**的甜蜜感觉,真切得让人酥到心尖儿里。

吴锋猛地将她压倒在床上,两人吻得越发热烈。

波尔多的葡萄酒约占法国葡萄酒出口总额的一半 “如果要经过一百次浴血奋战,才能真正揽你入怀。我就要你一万次。如果要在沙场上走两百个来回,我就要你两万次。要到你精疲力竭,向我求饶。”吴锋语气凝定,却带着一股説不出的霸道。

梦绮舞怔怔看着他,似乎感到熟悉而又陌生。

但这样的感觉,却令她感到得到了全部的拥抱,被热烈的情绪完全包围。

吴锋丝毫不费力气,就剥除了她的衣衫。露出凹凸有致的峰峦丘壑。

爱意与**之声,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灼起。丰腴的**,淋漓的香汗,带给吴锋以莫大的感官刺激。

他以浓烈的爱意将她拥抱,而她以紧致的热烈将他包裹。

陡然间,古铜般的颜色化作了白皙胜雪,娇媚甜蜜的容颜也幻化成了幽怨迷离。

云海岚娇音轻抖:“小锋……不……不要……”

吴锋不答。猛然压着她,抚弄着她的柔体,继续奋力挞伐。

美人的明眸中流出泪来,却不仅仅是羞怨,更有闪烁的欢喜。

**声转向幽迷。带着谪凡仙子般的清高羞涩。娇羞不胜,却又好似曲意逢迎。

直到潮起潮落,剩下落月流烟。

“该结束了。”

两个声音,同样的话语。

吴锋陡Lumia920的香港售价是4998港币(约合人民币4030元)。然发现自己已是左拥右抱,一对黑白分明的躯体,予人以强烈的感官刺激。

“你究竟要哪个?”梦绮舞咬着吴锋的耳朵,挫着银牙,恨恨地问道。

吴锋左右而顾。

“都要。”他在两位美女的俏脸上各香了一口,猛地搂紧。

“小色狼,有本事就来呀。”云海岚俏脸晕红,眨着黑白分明的眼儿,曼妙的玉体粉红,残留着十二分的娇懒。

吴锋正想再次按倒她们,继续品尝娇嫩滋味。就在这时,臂弯里无比真实的**,陡然化为烟雾,飘渺而去。

一片空茫中,吴锋惊坐起,才发现下身已经一片湿透。

金盏中的蜡烛已经燃尽,地图犹自摊开在被上。

吴锋脸上微烫,看向窗外,终夜不灭的风灯犹自散发出迷离的幽光。

他本是不相信梦的人。但今次却明知是梦,也依然要沉溺于其中。

命运的气息是如此的浓烈,这梦境也是如此的真实。让吴锋不由怀疑,千万里之外,对方是否也做了相同的梦。

大战当前,自己却还有心情想女人,令吴锋也不由佩服自己。

然而现实中如果遭遇这样的场景,自己真能説出“都要”这种话语吗?

吴锋心思渺然,披衣而起。阶下生出白露,体质极佳的他也不由感到了淡淡的清寒。

越过葡萄架,吴锋轻轻叩着厢房的门。

敲了几记,这才想起,死兔子早就去了吕梁一带,与河千影一同负责两个妖但在全国绝大部分地区族门派的搬迁去了。

“这死兔子。”吴锋感叹道:“他扮成女人也挺俏的,亏得做梦瞎想时没有梦到他呢,不然还不恶心死。”

这话其实甚没道理。如果这梦境仅仅是瞎想的话,也该更容易想到盛醉香那个颠倒众生的妖女才对。

夜间浓云覆空,无星无月。

在葡萄架下,吴锋摆好了桌几,给自己斟了一大碗酒,用以祛寒。

自斟自饮,唯有影子和廊檐上的风灯相伴,还真是寂寞啊。

草原上的酒很是浓烈,烈到烧喉,但夜风依然清冷。

吴锋捂了捂衣襟。

他想起了时常在梦中出现的那一场,带着宿命气息的红莲烈火。

如果能有那样一场火烤一烤,想来就不会冷了吧。

吴锋微笑自语:“这么冷的时节,看来还没到我死的时候。”

他仰面望天:“若是要死,也该是死在火里。”

一整坛烈酒喝完,吴锋已觉成竹在胸。

只是下身有些发涨。

耳房里还有几个婢仆,不过现在都已睡熟了。

吴锋也懒得多想,解开裤带,在院子中央哗啦啦尿了个痛快,便回房睡回笼觉去也。未完待续。。

张家界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上海哪家男科医院好
郑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